虞雉

期待有一天,能写下所有我爱的CP

朱莉王豹和塔季扬猫

    动物AU,雷区勿入

    虽然身为不灭的混沌灵魂,然而朱莉的所有前世中,也不全然是站在自然界顶端的人类。比如,花豹。
    作为适应性最强的大猫之一,维持生活对于朱莉来说只是轻而易举的游戏,那么,与漫漫生命所对应的,是无尽的寂寞。
    朱莉从很早开始便注意到了自己的不同,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呢?扩大领地?无趣。抓捕猎物?无聊。然后在思索中有些饿了的朱莉王决定先抓只小鸟做点心。
    塔季扬娜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顶,不过是出来捕食,怎么就会遇到花豹这样凶猛的大猫呢?当她自以为隐蔽地从树上扑下那只可怜的小鸟时,朱莉王就从容地蹲在树下看着她,甚至悠闲地打了个哈欠。
     “……”塔季扬娜的身体僵硬了一瞬,她看了看朱莉那双浅色的琉璃般的眼瞳,立马就怂了。她艰难地放下已经到了嘴边的食物,然后以服从的姿态伏在地上。身为一只本身并不那么温顺的狞猫,但凡有一丝可以逃跑的机会,她都绝不会犹豫,然而此时的她显然不能。
     朱莉王居高临下地看着貌似顺从,实则内心张牙舞爪的小猫,觉得十分有趣。她迈着优雅的步子,缓缓走近塔季扬娜,近到全身紧张的小猫几乎以为自己要被喜怒无常的花豹咬死时,朱莉轻轻叼起地上的小鸟走了。
     “呼。”塔季扬娜长舒一口气,不管怎么说,自己这次终于是躲过了一劫,但是下一次就很难再有这样的运气了,看来最近需要去其他地方捕猎了。
     这一次,塔季扬娜选择了野兔,她承认这种小动物十分可爱,但它们绝不比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更重要。
     野兔是许多动物的猎物,危险的生活环境训练出它们极其敏感的反应能力和敏捷的行动力。但这些对于一只急于饱餐,且刚被花豹欺负了一肚子气的狞猫来说,是完全不够看的。
     塔季扬娜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捕获到了一只灰色的野兔,但是它光滑细腻的皮毛对于狞猫来说毫无吸引力。她几下清理掉麻烦的绒毛,然后撕咬起来。
     然而,在进食的过程中,她突然望向左面,耳朵因为紧张压在柔软的脑袋上,眼睛微微眯起。就在那个方向的不远处,一只花豹就懒洋洋地伏在一棵矮树上,塔季扬娜不能完全分辨那是否是同一只花豹,但她确定自己最近一定是命犯花豹。
     不过好在那只花豹似乎没有从树上下来的意思,胆小敏感的狞猫只能在焦灼不安中迅速进食,然后赶快离开了。
    朱莉王甩甩尾巴,走到塔季扬娜留下的那堆残骸处,低头嗅了嗅她留下的气味,遗憾地舔了舔嘴唇,或许这几天可以多来几顿点心,不是吗?
     悲催的塔季扬娜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,只是在浅浅的睡梦中不舒服地动了动耳朵。
    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,塔季扬娜彻底迷茫了,三天了,已经三天了,每次到嘴的鸟都会被那只可恶的花豹截胡,却在自己捕食其他猎物时只在远处蹲守。难道这只花豹最近特别想吃小鸟?
     总之无论原因是什么,狞猫可不会猜测自己是被一只凶猛的花豹看上了,她只是每天过得更加小心翼翼。
    然而,过于紧张的情绪似乎影响了她,在一次捕猎中,她竟然受伤了!
    受伤的动物在残酷的自然竞争中是很难存活的,除非是有母亲或者伴侣照顾的幸运儿。但塔季扬娜显然不是其中的任何一种。
    正当垂头丧气的狞猫以为这便是自己生命完结的终点时,朱莉王来了,她浑身的毛发像是闪烁着最迷人的阳光,琉璃似的眼眸中蕴藏着幽深莫测的神韵,嘴里还叼着一只半死不活的野兔。
   近距离观察到塔季扬娜错愕的眼神,朱莉愉悦地甩了甩尾巴“吃。”
    “不是,这,这是给我的?”塔季扬娜甚至觉得这是死神到来   之前的美好幻境。
    “当然,你受伤了吧。”朱莉王更加好心情地舔了舔小狞猫的耳朵,惹得它不住的轻轻抖动着。
    “可是我们……”塔季扬娜无力地想要弄清楚眼前的状况,自然界中任何有竞争关系的野兽都是天敌,她发现她已经无法解释现在的这一幕。
    “没有可是,我喜欢你,就是这样。”花豹不耐烦地眯了眯眼睛,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小狞猫“所以,哪怕为了食物,你要接受我吗?塔季扬娜。”
    显然,塔季扬娜没有其他选择。于是一只花豹和一只狞猫的故事就此开始了。

    当然,生活中的故事也在继续,朱莉王看了眼身边睡得正香的小女巫,轻轻勾唇,不管在哪一世,你永远只能属于我,塔季扬娜。

您好,请给我一份莉塔,谢谢(2)

   总之大约是婚后生活之类的,ooc抱歉
  
  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。
   朱莉王看出她的小女巫今天很不对劲,从早上起就一直缩在被子里,连早饭也是草草吃了了事。
   朱莉王皱了皱眉,难道是昨晚太累了?不会,她一向最是顾惜小女巫的身体。难不成是受了凉,所以发热了?王把额头贴在塔季扬娜的眉心上,也不是。所以,她的小女巫是有情绪了吗?
    知道她的小女巫向来心思敏感,朱莉王思索了一下,掀开被子把塔季扬娜抱在怀里,低头吻了吻她柔软的发顶。
    不安的小女巫果然没有睡着,在王温暖的怀中瑟缩了一下,竟是小声啜泣起来。
    “怎么了?亲爱的,别哭,告诉我。”朱莉心疼地把塔季扬娜拥紧了,轻声安慰道。
   “雨……”好一会儿,小女巫才呜咽着说出了一个字。
   “雨?”朱莉王看了眼窗外连绵不绝的雨水,“害怕吗?”
   “不是……”塔季扬娜闷闷地声音从朱莉的怀中响起,带着些不易察觉的撒娇的意味“就是讨厌。”
   朱莉王也不问,只温柔地拨弄着塔季扬娜睡的略显凌乱的头发。
   “雨里面都是情绪,有学生的,有司机的,也有年轻人,有孩子和夫妻,所有人的情绪都在里面。可是,没有哪个人是一直幸福的。”小女巫的声音越来越低,然后又小声抽泣了起来。
   朱莉王这才明白过来,无奈地吻了吻小女巫的耳畔“看来其他人说的没错,你真的是一只小哭包。”看着塔季扬娜可怜兮兮的眼神,王终于叹了口气,真挚地说道:“你在伤心什么呢?塔季扬娜,不管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怎么样,我所要的,只是我们两个人的幸福,这难道还不够吗?我的小哭包。”
   然后呢?就没有然后了,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世间最幸福的两个人,在一个淅淅沥沥的雨天,相拥而眠。

您好,请给我一份莉塔,谢谢

     “终于起床了吗?我亲爱的小女巫。”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,朱莉王头也没回地打招呼,手里不停地忙着她的瓶瓶罐罐。
     “早上好,朱莉。”塔季扬娜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略显凌乱的头发。
     “早餐放在桌子上,还是你已经吃过了?”终于,朱莉王满意地给一小瓶完成品盖好盖子,转身把一枚早安吻印在塔季扬娜的脸上。
     “是,已经吃过了,唔,很好吃。”女巫的耳朵立刻有些羞涩的红晕。
     “好吧,通常这个时候我更希望听到你说你爱我。”朱莉王笑了笑,把刚刚放在身后的完成品拿在手里“这是我新调制的香水,我希望第一个尝试它的人是你,塔季扬娜。”
     塔季扬娜好奇地拿起了那瓶淡粉色液体,轻声说:“朱莉,你知道我的灵媒是什么,对吗?”
     “当然,你的一切我都记得。”朱莉王点点头,倚在了身后的调香台上“水,镜子,所有的反光面都是你的媒介。”
     “是的,老实说,我从里面看到了,唔,不好的东西。”虽然这么说着,女巫的耳朵却越发红了。
     “是这样吗?塔季扬娜,可我却从你的眼睛里观察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呢?”朱莉王低声笑着,忍不住在可爱的女巫已经红了的耳朵上吻了吻“想知道这瓶香水的名字吗?”
     “嗯。”塔季扬娜有些羞赧地轻轻躲了躲。
     “我打算叫它魅惑或者堕落之类的名字,要知道,人类的欲望总会使人堕落,不是吗?”朱莉王却丝毫不给可怜的小女巫机会,几乎是步步紧逼地亲吻在她的耳朵和脖颈间。
     塔季扬娜的呼吸略有些急促起来,眼睛却一直看着拥着自己的王。
     “这是一款情香,放轻松,它不会伤害你的,只是,你知道的,我最近大概是有些饿过头了。”在塔季扬娜看不到的地方,朱莉王舔了舔略微发干的嘴唇。她的小女巫太温柔了,有很多人需要她,然而她似乎忘了,自己更需要她。或许应该让她受到一些惩罚了,贪婪的王,哦不,或许是内心的那个贪婪的灵魂这么想。
     于是,可怜的塔季扬娜在迷茫中似乎闻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香气,然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热度,以及无法挣脱的王的温柔。

【阴阳师同人】闯祸的小兔子

     “加速加速!”山兔兴奋地骑在蛙先生的脖子上。
     “别乱动。”蛙先生无奈地摇摇头,伸手揽紧了小家伙四处乱动的腿。
      小山兔吐吐舌头,一点儿也没把蛙先生的话放在心上,每只嘴硬心软的蛙先生都是纸老虎吼吼~
     “孟婆孟婆,我来了哦。”小山兔灵活地从蛙先生身上蹦下来,熟门熟路地把藏在牙牙身后的孟婆拉出来“快看,我给蛙先生做的新发型~”
      孟婆这才看到蛙先生顶着满头盛开的鲜花,有些尴尬地看着别处。
     “嗯,很好看呢。”孟婆见蛙先生没有生气的样子,才小声对小山兔说。
     “我就知道!”小山兔十分自豪自己的杰作,笑得十分开心。
      于是两个小家伙就蹦蹦跳跳地跑去玩了。
    “呼。”蛙先生叹口气,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,今天不知道又要去哪里恶作剧了呢。
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小山兔没回来,倒是等来了判官。
    “判官大人?您是来找孟婆的吗?”蛙先生问道。
     判官摇摇头“山兔现在在阎罗殿,阎魔大人让我请你去。”
     蛙先生一愣,立马提速赶往阎罗殿。这个小家伙,到底还是闯祸了。

     一进大殿,蛙先生就看到耷拉着耳朵的小山兔,心里立刻慌了,竟不管不顾道“阎魔大人,山兔她年纪尚小,若是她做错了什么,我可以代她承担!”
    “哦?”阎魔端坐在大殿上,一双凤眸微微眯起“无论何事?”
     蛙先生看了眼可怜巴巴的小山兔,认真地点点头“是的。”
     谁知阎魔竟随手一挥,眼里带着一些笑意“那就罚你……代她写三张‘我再也不调皮了’吧?”
    “?”蛙先生眨眨眼,显然还没反应过来。
    “怎么?对吾的判决不满意吗?”阎魔问道。
    “不,不是的,多谢阎魔大人。”蛙先生喜出望外,抱着还有些懵懂的小山兔离开了。
    “大人……”判官看着阎魔,欲言又止。
    “嗯?你也对吾的判决有意见?”阎魔翻着被小山兔弄得一团糟的文书。
    “不是的。”判官连连否认“阎魔大人向来公正严明,是属下多心了。”
    “呵。”阎魔挑眉,突然起身走到判官身边,伸手抬起他白皙的下巴“这句话可是不对,比起某座冰山来,对待有些人和事……吾可向来都是感情用事呢。”
     “大人!”判官顿时脸面烧红,有些手足无措起来。
     “啧啧,真是有趣呢。”阎魔轻笑,满意地对判官说“那个小家伙留下的麻烦,就交给你了。”
     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  回家的路上。
      小山兔不安地摸摸蛙先生头上的角“你……生气了吗?”
      蛙先生看看小心翼翼地小家伙,立马就舍不得生气了,但还是冷着脸道“回去一个星期没有胡萝卜!”
      谁知小家伙一听就不干了,撇撇嘴就要哭出来。
     “哎哎,别哭。”蛙先生立刻就慌了。
     “呼…”小山兔吸吸鼻子,瞪着水漉漉的大眼睛看他“那…那还有胡萝卜吗?”
    “有有有,回去就给你做!”蛙先生果断选择投降。
    “嗯~”山兔开心的抖动着毛绒绒的耳朵。
     于是蛙先生和小兔子的战争,依旧是以蛙先生完败而告终。

【阎判】大约是日常

     判官从阎魔大人的阎罗殿离开,觉得浑身不自在,奇怪,怎么今天好像有很多人在注视自己一样?
     路上碰到了刚从人界回来的鬼使兄弟一行人。
     “呦,判官大人。”(鬼使黑)
     “参见判官大人。”(鬼使白,黑白童子)
     “不必多礼。”判官照例点点头,发觉黑白童子竟也一直看着自己,一旁的鬼使黑一脸了然,鬼使白眼神复杂。
     “可有什么不妥?”判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     “今天阎魔大人想必换了新的胭脂。”鬼使黑答非所问。
     鬼使白则轻咳一声,赶紧带着一行人离开了。
     真是件怪事……
     判官想着,遇到了孟婆。
     “判官大人。”孟婆看着判官,欲言又止。
     “可有什么事情要说?”判官终于忍不住追问道。
    “您的唇上…似乎……”孟婆支支吾吾地说着,全然不敢抬头看他。
     “?”判官在嘴唇上抹了一下,指尖沾着一点胭脂。
     他回想起刚刚在阎罗殿,阎魔大人突然倾身下来“冰山,帮吾试试这个颜色,如何?”

    嗯,第一次发文,好像有点ooc……但是这一对实在是太有爱了啊~